丸山昇 | 日本中国研究者的战争责任

丸山昇 | 日本中国研究者的战争责任

时间: 作者:杨柳依依bnachr

丸山昇 | 日本中国研究者的战争责任篇)

丸山昇 | 日本中国研究者的战争责任

丸山昇(中)与本文译者靳丛林(右)1997年日本中国学年会(大阪)合影

译者的话:这是六十一年前丸山昇先生发表在日本“鲁迅研究会”会报《鲁迅研究》第27号(1960年8月27日)上的一篇重要文章,对于理解“丸山鲁迅”,认知日本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对中国的友好态度都至关重要。1960年,日本民间特别是进步知识界曾兴起过一次敦促本国政府恢复与中国邦交的舆论热潮,他们在讨论中指出,正视日本的战争责任是日中友好的基础。这无疑是完全正确的。但丸山昇发现,当这些进步人士或普通民众言说到“自己”的战争责任时,其态度常常是道德的而非政治的,是感性的而非理性的;应有的自我反省与积极行动也因此而流于暧昧的“抱歉”“同情”以及建立在“道义担当”上的“赎罪”。为了辨清这些事,他撰写了这篇文章,以自己所属的“日本中国研究者”群体——日本“鲁迅研究会”为重点,直击民众和知识界“没有履行自己的政治责任”的问题,认为这才是“我们”真正的战争罪责所在。他进而提倡建立“有政治效能的学问结构和方法”以避免学者支持侵略战争这一悲剧的重演。这样的见解,显然是与他以“革命人”鲁迅像为核心的鲁迅研究相表里的,既体现了丸山昇的历史洞察力,也体现了鲁迅的智慧与精神在跨文化、跨时空语境交流中历史影响的伟力。我们译介此文,旨在表达对鲁迅先生诞辰一百四十周年的纪念,同时也是对已故的日本鲁迅研究重镇丸山昇先生的怀念。

日中两国恢复邦交的呼声很高,特别是这次。其特征是:以对中国的责任意识来印证此种呼声的趋向很强。作为其成果,5月号的《世界》杂志上发表了《抗战时期强行抓捕中国人记录》这样的文章,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对于这种倾向,很多人认为这是日中友好活动的基础。我也不是不同意这个说法。但是,要想让这个问题真正变得有分量,似乎还需要思考更多的东西。我想写一点这方面的内容。

首先,在做“反省”的过程中,我们认为要对谁、在哪些方面、感受到何种责任?一般认为,对于侵略了中国人民这一点是感到有责任的。但最终感受到怎样的责任呢?是政治责任、道德责任,抑或是其他性质的责任?关于这一点,并不十分明确。倒不如说是含糊其辞地被抛弃了。说是被抛弃了,似乎有点言过其实。这个问题之所以被暧昧化,是因为处理这个问题的方式是感性的而不是理性的。而感性的反省,只是停留在情感上的反思,结局都会沦为抽象的心理问题。